阴影
阴影 阴影
第14版:万象
3  4  
CEB 版 PDF 版
“五一”长假,一些父母把孩子带进健身房进行健体运动,专家忠告:
四种健体运动“少儿不宜”
北京重残无业人员
每月可获310元补助
监督行政权力可用明察暗访
上海:特警巡逻保平安
“万能钥匙”并不存在
“十五月亮十六圆”
五一长假勿忘赏圆月
北京“五一”期间
发放纳痰袋
盗骨灰盒敲诈一农民被判刑
让男性器官再发育
出 租
天安门观升旗者须接受安检
      
返回主页 | 青岛晚报 | 版面导航 |      
上一期  下一期  
      
下一篇4  
      【女声朗读】【男声朗读】【粤语朗读】【打印】  

性情贺子珍的晚年岁月

青岛新闻网  日期: 2007-05-01  来源: 青岛晚报  
  贺子珍与毛泽东
  1978年春。老红军干部、原地质部部长何长工来到上海。他到上海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市委提出看望贺子珍。

  贺子珍自1937年离毛泽东而去,在前苏联生活了9年。在那里,她曾遭受非人的待遇,被无辜关进伊方诺夫精神病院2年。直到1947年,在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团长王稼祥和朱仲丽夫妇帮助下,才回到祖国。然而,特殊的身份,使她失去了进京的可能。在东北财政部和哈尔滨总工会工作一段后,她于1949年来到了上海。当时主持华东局和上海市府工作的陈毅,将她安排到虹口区任组织部长。

  这一天,工作人员陪着何长工驱车前往华东医院。贺子珍半坐在病床上。护士小徐见有人进来,便调皮地问她:“姨妈,你看是谁?还认识吗?”“姨妈”,是当年华东医院上自院长、医生,下至护士、工人对贺子珍的尊称,连市委机关的同志来医院看她,也习惯地喊她“姨妈”。

  当何长工走进去时,贺子珍开始只是用模糊的声音说着“欢迎!欢迎!”但当何长工走到她身旁时,她的两眼一亮,闪动着惊喜的目光。战友久别重逢,已年近古稀的贺子珍,此刻任泪珠夺眶而流。

  “贺子珍在上海的开销,在我的稿费中支付”

  解放后由于江青的原故,由于这30多年封闭式的政治历史环境,贺子珍只能默默无声地生活。记不清是哪一位老上海的领导聊起过这么一件事。贺子珍到上海后,毛泽东曾对陈毅说:贺子珍在上海的开销,从我的稿费中支付。陈毅当即表示:我们上海养得起一个贺子珍。对这已无法核实的轶闻,人们宁肯信其有。事实上,三十多年来,贺子珍的工资及吃穿用,的确都由上海市委包下来了。

  十年浩劫中,原上海市委的领导干部全被打倒了,市委招待处的干部也靠了边。贺子珍处于无人过问的状况。也许是多病体弱的老人对当时的那些权威者不再会构成威胁,依靠身边的几个工作人员,贺子珍竟平安地度过了多灾多难的十年。

  1959年与毛泽东庐山见面成永别

  1959年庐山会议时,贺子珍正在南昌小住,江青住在杭州。毛泽东派人把贺子珍接到庐山上。这是贺子珍离开毛泽东后,他们唯一的一次见面。面对着亲人,开始她唯有痛哭而说不出话来。他们谈了一个多小时,还一起商量了李敏的婚事。他们约定,第二天再见面。但由于陈伯达通风报信,江青急忙赶上庐山,贺子珍不得不匆匆下山了。这次见面也就成了她和毛泽东的永别。

  1966年“文革”开始后,贺子珍又一次到了庐山,并且到了毛泽东的住处,在毛泽东的住房里反复地察看,还抚摸着毛泽东的睡床,依依不舍,留连忘返。“文革”前夕,毛泽东也曾派傅连璋专程来上海看望贺子珍。

  1976年毛泽东逝世,这对贺子珍的精神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她呆呆地坐在电视机前,看着北京群众悼念毛泽东的每一个镜头,对身边人喃喃地说:“毛主席终于被江青害死了。”

  1984年3月,贺子珍的病情突然恶化。除了中风偏瘫外,糖尿病、肺炎、肝功能衰退、肠胃病等多种并发症,造成她高烧不止,经月不退。1984年4月19日下午5时许,贺子珍与世长辞,终年75岁。

  (摘自《党史天地》)

下一篇4  
      
版权声明 @ 青岛新闻网 网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