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天气 青岛挂号 违章查询  青岛新闻网 > 新闻专题>青青岛社区> > 正文

诅咒与禁锢:邪恶帝国内被游戏的人生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张萌 2018-08-13 11:08:09 字号:A- A+

   “我选择信神、跟随神……我愿在神面前起誓,接受神鉴察,守住我的誓言……绝不出卖弟兄姊妹的任何信息,不出卖神家的利益,如有违背誓言,愿神的惩罚咒诅立即临到,活着生不如死,死时死无全尸,死后焚烧万年。”

  怀着一颗虔诚向“神”的心,2017年6月25日,琳琳立下毒誓,写下了上面的话。

“我选择信神、跟随神……我愿在神面前起誓,接受神鉴察,守住我的誓言……绝不出卖弟兄姊妹的任何信息,不出卖神家的利益,如有违背誓言,愿神的惩罚咒诅立即临到,活着生不如死,死时死无全尸,死后焚烧万年。”

  怀着一颗虔诚向“神”的心,2017年6月25日,琳琳立下毒誓,写下了上面的话。

  那时候的她还不知道,自己认定的这个“神”,其实是早被国家打击取缔了的邪教组织“全能神”。

  她更加不知道的是,自己以为可以追随一生的信仰,不过是“全能神”实际操纵者赵维山一手给信徒们描绘的假象。

  她以为,听从“神”的安排,一心一意为“神”“尽本分”,就能在世界末日到来之时,寻得那条蒙“神”拯救的路。孰不知,自己和众多被欺骗的信徒一样,不过是赵维山手下的一枚棋子,正沿着那条本以为是通往天堂的路,一步步将自己的人生,拖进真正的地狱。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潜行地下、行踪诡秘的“全能神”邪教组织,依然逃脱不了公安机关的依法打击。

  2017年6月,黑龙江省公安机关经过缜密侦查的案件成功告破,抓获一批“全能神”邪教人员,一举打掉了流窜的该邪教“东北牧区”的决策层。

  而随着侦查和审讯工作的进一步深入,赵维山一手构建的邪恶帝国和他亲手操盘的游戏规则,再次暴露在世人面前。

  从普通人到“圣灵使用的人”

  时间回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黑龙江省阿城。

  作为家中长子,1951年出生的赵维山,先是继承了爸爸的工作,成为一名铁路工人,后又在印刷厂、淀粉厂、制药厂等地工作,期间还自学过木匠。


(年轻时的赵维山)

  几十年来,在家人和相熟的人眼中,说话有点结巴的赵维山,就是个普通人,和别人没什么不同,更不会想到他还会和“神”产生什么联系。

  然而,当年岁逼近四十,这个普通工人的人生,开始有了截然不同的下半场。

  1989年前后,原本信奉基督教的赵维山,开始参与“呼喊派”组织的活动,很快成为一名骨干,灵名“能力”。

  由于善于讲道,赵维山渐渐有了一批自己的追随者。于是,1990年前后,他干脆自立门户,带着一批成员从“呼喊派”中分裂出来,成立“永源教会”。

  在这期间,他指使前妻付某在教徒中传唱《能力是主,是基督》《能力主,你在哪里?》等歌曲,鼓吹“耶稣在永源教会肉身显现了”“能力主就是隐秘在人间作工的活基督”,让骨干在祷告时高呼“能力主”。

  于是,普通人赵维山,就这样以“道成肉身的活基督”之名,开始走上“神坛”。

  不过很快,“永源教会”就被当地政府依法取缔。为了逃避打击,赵维山外逃至河南等地。


(“女基督”杨向斌)

  也是在河南,赵维山开启了自己邪教之路的更高阶段——打造“全能神”。

 

  逃窜至河南后没多久,赵维山就抛弃了结婚十余年的发妻。在没离婚的情况下,他与比自己小22岁的女信徒杨向斌姘居,并于1995年生下一个孩子。

  事实上,一直到1996年,也就是赵维山和姘妇的孩子已经1岁时,他的原配妻子付某,还在遥远的阿城家中,苦苦等待着丈夫。最终,付某以赵维山于1991年5月离家后一直未归为由,到法院起诉,二人才在1997年被判决离婚。

  而这个情妇杨向斌,也不是“一般人”,后来成了赵维山一手打造的“全能神”邪教的信仰灵魂人物——“女基督”。

  1993年,赵维山类比基督教的耶稣,称杨向斌是“二次道成肉身”的“女基督”,赵维山则自封“大祭司”,后改称“圣灵使用的人”。

  与此同时,赵维山和几个教徒把《圣经》等宗教书籍中的内容,断章取义拼凑成歪理邪说,编出《话在肉身显现》、《东方发出的闪电》、《全能神你真好》等邪教书籍,成为“全能神”邪教的“基本教义”。

  至此,以杨向斌为“女神”、赵维山为实际操控者的“全能神”邪教组织,初步形成。

 

  (“全能神”邪教书籍)

  据警方介绍,发展二十多年来,“全能神”邪教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严密的组织体系——除此次被成功打掉的“东北牧区”外,“全能神”邪教在我国境内还设有其他9个“牧区”。“牧区”之下,又设有“区”“小区”“教会”等多个层级,且 “牧区”“区”“小区”几个层级下,又分别设有电脑组、编剧组、诗歌组、视频组、文字组等小组,专门负责网上勾连、宣传煽动、转移财产等工作。

  警方介绍说,该邪教也是除“法轮功”邪教组织外政治立场最反动、组织体系最严密、发展最迅速、潜在威胁最严重的邪教组织,其终极目的就是推翻政府,以建立“神的国度”。

  而为了逃避打击,2000年,赵维山、杨向斌潜逃美国,后又将他们的儿子也接到境外。自此,完全消失在众人视野中。赵维山的姐姐甚至觉得,“这么多年不联系,可能已经死了”。

  但是,赵维山虽身在美国,却并不影响他从境外远程操控这个幽灵般的邪恶组织继续作恶。

  这些年来,他以“圣灵使用的人”的名义,通过互联网随时向境内传达或音视频、或文字的指令,还留有大批骨干,在境内继续为他发展信徒。

  早期曾为他开疆拓土的死党何某迅,就曾在赵维山出逃后,代其统领境内信众。据媒体报道,从2000年到2007年,赵维山光指派何某迅向美国转移的“奉献款”就超过6000万元。

  但到后来,赵维山担心何某迅一人独大、自立为王,又亲手撤换了他。

  不过,直到2009年被抓入狱,何某迅仍坚定地认为,是自己不够虔诚,才受到“神”的惩罚。狱中的他曾拒不交代、死不悔过,认为即便死,也是光荣牺牲,是“神”的召唤,是通往天国的必由之路,可见其中毒之深。

  幽灵般的邪恶组织

  邪教的荼毒,从来不会因为头目地理位置的变化,而产生什么影响。

  1999年出生的满某,就是在赵维山等人出逃美国十余年后,被人拉入“全能神”邪教组织的。

  2014年,满某刚满15岁。一个才上初二的孩子,对外面的世界懵懵懂懂,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后来会跟邪教扯上关系。

  那时由于家远,为了上学方便,满某寄住在学校周围的一户人家。寄住房东有个女儿,已经上大学,精通电脑的她,给小小年纪的满某,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刚开始,就是觉得用电脑做视频很有趣,就跟着她学。”满某回忆说,姐姐很热心,还找来很多素材,一步步教她怎么剪辑。

  但有一天,姐姐突然问她,“你知道世界末日马上就要来了吗?”

  以前,满某也听说过“基督”“圣经”“末日”之类的字眼,但具体是什么,又说不上来。

  “你看,现在世界上每天都在发生灾难,瘟疫、饥荒、水灾、旱灾、地震到处可见,其实,这都是‘神’在作工,是‘神’在惩戒罪恶的人,只有跟随‘神’的人,才能在最后的末日审判中蒙‘神’拯救。”姐姐说。

  就这样,在姐姐不断劝诱下,满某从将信将疑,到开始全盘接受“全能神”邪教的歪理邪说。以至于到后来中考结束,明明已经考了全班第一的她,却突然消失了。

  “世界末日马上就要来了,上学还有什么意义?我应该抓紧时间为‘神’‘尽本分’!”于是,初三毕业后,满某放弃了读高中,跟着姐姐一起住进另一个信徒的家,全心全意为“神”工作。为了瞒住家人,她甚至欺骗爸爸,谎称自己是要去学一门技术,将来好养活一家人。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全能神”邪教第一次宣扬世界末日就要到来。

  2012年,散播“世界末日”的谣言事件曾在全国多地发生,基本都与“全能神”邪教有关。在偏远农村、城乡接合部及部分城区,邪教成员利用登门宣传、走街串巷、上街打横幅、发传单等方式煽动人们入教。

  这些“传教者”中,以中年女性居多,她们一方面利用“末日谣言”散布恐慌,另一方面劝说人们只要信“全能神”便可躲过一劫,宣称“凡不信和抵制的都将被‘闪电’击杀”。


(“全能神”邪教曾多次传播“世界末日论”等歪理邪说,制造恐慌和动乱)

  据警方介绍,部分地区“全能神”人员还集体围攻公安机关、掀翻执法车辆、打伤执法民警,暴力抗拒执法。各地公安机关为维护社会政治稳定,依法处置“全能神”几十人以上规模聚集滋事100多起,暴力抗拒执法案件30余起。

  家住安徽省蚌埠市的董某,就是在2012年前后,被人拉进“全能神”邪教的。

  那时候,刚刚生完孩子不久的她,偏偏又遭遇婆婆重病。为了赚钱养家,丈夫常年在外地打工,照顾老人和孩子的重担,一下子都压在了董某一个人身上。

  “心里有好多委屈,可又不敢跟父母讲……”当年,董某是不顾家人反对,硬要从山东远嫁到安徽来的。这对“85后”小夫妻,这辈子做过最大胆的事就是“私奔”。但董某没想到,爱情褪去,生活竟是如此地不堪重负。

  也是在她最无助的时候,丈夫家的一位远房亲戚出现在了董某身边。面对董某的种种不如意,对方总是能耐心地宽慰,甚至帮助她照料家里的一切。突如其来的关心,让被生活重担压抑了很久的董某,一下子有了精神支柱。

  但董某不知道的是,这个过去从来都不走动的远房亲戚,其实已经信了邪教“全能神”十多年,接近她的目的只是想拉她入教。

  “跟着我信‘神’吧!信了,你婆婆的病就能好!”对方极力诱惑。

  如果是在过去,董某或许压根不会理会。但当人在极度脆弱的时候,寄托于某种神秘力量创造奇迹,似乎也就变成了一个不错的选择。

  于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董某开始跟着她频繁参加“全能神”信徒秘密组织的聚会。

  事实上,在邪教宣传初期,大都会极力掩饰自己邪恶的本性,打造出一副“救人”“助人”的假象。“全能神”邪教的《摸底铺路问题细则》中,就有不少教授信徒如何去拉人入教的方法。

  比如,“到别人家要勤快,不懒惰,要帮人扫地、帮做饭等等。”

  又比如,“言谈举止正常,让人看见不反感,是正常人,有好印象”。

  他们通过种种手段亲近别人,最终的目的都是“传教”。而只有当你完完全全相信“全能神”后,它才会暴露出自己的本性。但此时,你已经无法察觉,因为自己已经在每天和信徒们的“吃喝神话”(学“女神”的话)中,被牢牢控制了思想。

  事实上,为了拉拢更多人加入,除了施以情感关怀、小恩小惠,邪教的手段还有很多。

  早年间,“全能神”内部还鼓吹使用一种称为“性交通”的手段,要求女信徒利用色相诱人入教。一些男骨干甚至以加入“全能神”就要与“神”“过灵床”为名,对女信徒实施性侵。

  更有甚者,一些信徒会采取暴力手段逼迫人入教。

  “全能神”邪教在《话在肉身显现》中煽动说:“在神的眼中,凡是抵挡神的都属于神的仇敌,即属邪灵的都属动物。”称那些拒绝、不接受这个事实的人,就是在抵挡“神”,最终都会受到末日的审判。

  2014年5月28日,发生在山东招远一家麦当劳餐厅内的残忍一幕,让公众狠狠记住了那些猖狂的邪教徒。

  “杀了她!她是邪灵!”伴随着高声咒骂,6名“全能神”信徒轮番暴打,最终,一名6岁孩子的母亲无辜死亡。

  恶劣之极,举国震惊。

  事实上,在“招远血案”之外,“全能神”邪教还背负着另一些鲜为人知的血债。

  比如,“全能神”邪教徒打断不愿入教者的四肢,割掉他们的耳朵,甚至杀死欲脱教者的孩子。2010年,河南一名小学生在放学途中失踪,后被发现死于一处柴垛处,脚心印有闪电标志。当地警方称,遇害儿童的一名家属曾被发展成“全能神”邪教成员,但后来意图脱离,该教遂实施了报复行动。

  “‘全能神’邪教在发展的过程当中,暴力色彩是非常浓厚的。”武汉大学国际邪教问题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黄超说,在“全能神”邪教发展的早期,其与另一邪教组织“三班仆人派”还为了“抢羊(争夺信众)”,发生过多起命案。

  被“神”操控的人生

  但更为可怕的是,“全能神”邪教完全可以不动用任何外力和暴力,就能够通过蛊惑人心酿成悲剧。

  据媒体报道,1995年底,“全能神”刚刚传入江苏沭阳,便发生了信徒杀子祭神的惨案。

  那一年,当地一位31岁的女性,信“全能神”后终日神神叨叨。一天晚上,她发现“传道人”送的十字架和日记本不见了,便以为自己有罪,东西才会被神灵收回。

  这时,她想起了“神书”上说的话:只有向“全能神”献上“宝血”,才能洗清身上的罪恶,才能拯救世人。“对神要顺服至死,要像羔羊一般任神牵、任神杀……”

  最终,这位母亲用斧头砸向了她刚满8岁的儿子的头,并将其钉在十字架上——最后一根钉子,钉在了儿子的脑门上。

 

  (“全能神”网站截图)

  事实上,很多信徒在被“洗脑”后,因为听从“全能神”邪教教义,认为不跟随其“信教”、甚至阻止其“信教”的亲人都是“撒旦”,是可以击杀的魔鬼。

  生命在他们眼中,变得一文不值。因为在《话在肉身显现》中,“神”告诉他们,“为我效完力的人,要老老实实地退去,不得吵吵闹闹,小心我收拾你”,甚至直接煽动说,“因着工作的需要,我需要的人也不同,该舍的就舍,该砍的就砍,该杀的就杀,该留下的必须留下……我的话就是权柄,谁改动谁就触犯刑罚,必遭我击杀,严重的断送自己的性命。”

  而“全能神”,还真的像一个权柄一样,搅动着每一个信徒的家庭。

  黄日福一家,就深受邪教之害。2012年,他的妻子丁伟在广东惠州打工期间,被工友拉入该邪教。一开始,黄日福还没有发现妻子的异样,以为信的就是“基督教”或者“天主教”。直到妻子总表现得鬼鬼祟祟,黄日福几经打听才得知,原来妻子信的是邪教。

  于是,黄日福开始激烈的反对,夫妻二人更是为此争吵不断。彻底痴迷的妻子,甚至大喊:“我就算跟你离婚,也要信!”

  2016年7月,又一次激烈地争吵过后,妻子竟抛下自己患病的母亲、两个还未成年的女儿,离家出走,从此人间蒸发。两年多来,黄日福一直苦苦寻找妻子的下落,但直到现在,仍然杳无音讯。

  “如果知道她会离家出走,我也不会动手打她……”这个个头不高的东北男人,只要说起当年的事,就会忍不住流下眼泪。

  那时的黄日福还不知道,在全国,像他这样的家庭还有成千上万个。这些人离家出走的真正原因,是“全能神”活动方式决定的,是为了割断其与家人的联系,割断亲情这道最后的屏障。

  “全能神”邪教组织要求,“小区”级及其以上的骨干成员都必须离家,全时间为神“尽本分”。《话在肉身显现》中就直接煽动信徒:“你有爱就会甘心奉献,就会甘心受苦,就会与我相合,就会为我舍弃你的所有,舍弃你的家庭、你的前途、你的青春、你的婚姻,否则你的爱就不是爱而是欺骗、是背叛!”

 

(某“全能神”信徒写下的断绝子女关系书)

  这种“禁锢”,如果不是身在其中,是很难体会的。宋女士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一向疼爱自己的母亲,会在自己临盆前几周,突然消失不见。

  和很多信徒家属一样,一开始,宋女士也以为母亲信的就是基督教。但后来,她发现母亲变得神神叨叨,甚至有一天,突然开始成袋成袋的买蜡烛回家。

  询问过后,母亲的回答让她震惊——“世界末日马上就要到了,要提前做好准备”。

  宋女士当然是不信的,她开始趁母亲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翻阅“传道人”给母亲留下的那些书。

  “书中宣扬的都是‘世界将要毁灭,大难就要临头,只有加入全能神才能得到永生,免遭浩劫’等内容。”

  宋女士后来又无意间看到邪教组织给母亲发的碟片等视频资料,里面全是渲染地震、海啸等灾难的场面。

  这让她不由地担心起母亲来:既然是号称“教人学好的教”,怎么会宣扬这些消极的东西呢?明明是不可抗拒的自然灾害,怎么就成了“全能神”操控的呢?

  于是,宋女士开始极力反对母亲信“全能神”。但另一边,和母亲常常一起秘密聚会的邪教徒又不断恐吓母亲:“你要是不信,你们家就不得安宁,神会惩罚你们家人的,你们家就会面临灾难。”

  最终,这个年逾六十的老人,在2014年7月离家出走。

  “我至今都想不明白,母亲是下了怎样大的狠心,才抛弃我们的。”宋女士甚至想过,如果自己难产死在手术台上就好了,那样妈妈或许就会后悔,当初不该选择离开。

  如今,为了寻找母亲,宋女士彻底放弃了自己的工作。只要听到哪里有疑似长得像母亲的老人出现,她就会立即赶过去。

  然而,一次次希望,换来的是一次次失望。4年过去,母亲依旧音信全无。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少次是哭着从梦里醒来的。她甚至怀疑,年迈的母亲漂泊在外,是不是已经出了什么意外……

  “全能神”邪教就是这样,像一只看不见的手,拨弄着信徒们的人生。

 

(“全能神”信徒写下的保证书)

  而为了强化精神控制,除了每天不断“吃喝神话”给信徒灌输要绝对顺服“神”的思想,每个入教者还要立下“毒誓”,以不断恐吓的方式,进一步禁锢他们的行为。

  比如,有信徒写下:“我愿向神家起誓,如果说话把弟兄姊妹间接出卖,当犹大,或者被抓出卖了神家或弟兄姊妹,给神家或弟兄姊妹造成损失,愿得到神的咒诅,不得好死。”

  因着这样的毒誓,被洗脑的信徒认为,不虔诚者、不遵从者、叛教者的下场都很惨——被石头砸死、被车撞死、浑身长蛆、死无全尸、千刀万剐、万剑穿心、碎尸万段、抽筋剥皮、下十八层地狱……且应验者不只是自己,还有自己最亲的家人。

  为了让信徒害怕,“全能神”邪教会不断给信徒们讲诋毁“全能神”之人遭惩罚的事例。比如:

 

  也因为这样,长期被邪教“洗脑”的信徒,即便离开了邪教组织,精神上还是很难逃离这种恐吓。

  就在不久前,宋女士在邪教受害者家属群里听说,一位被“全能神”邪教蛊惑离家出走的信徒,几个月前终于被家人找了回来。但没想到,团聚没几天,这位信徒就因为觉得自己背叛了“神”,害怕家人受到更多诅咒和报复,选择了上吊自杀。

  因为这种强大的精神控制,让警方的审讯工作也一度陷入困局。

  满某一直到被抓,都处于对“全能神”深信不疑的状态。她害怕,如果自己出卖“神”,那些发过的毒誓会应验。她甚至努力说服自己,这是“神”对她的考验,应当坚守信仰,不能背叛“神”。

  因此,一言不发,拒绝供述,成了所有被拘捕邪教人员在审讯初期的一致表现。警方告诉记者,“全能神”邪教组织专门教授信徒如何对抗审讯,甚至给他们编排剧本,反复练习。

  “他们和普通的犯罪嫌疑人有很大不同,要想让他们如实供述,必须先做好思想转化工作,卸下他们的心防。”黑龙江省大庆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民警刘增博说。

  办案期间,刘增博负责审讯的是此次案件抓获的“东北牧区”一号人物——决策组组长白某。该小组主要负责整个牧区内人员的选拔、监督,以及传达境外传来的指令等。

  “这种对抗的状态一直持续了40多天”,刘增博说,最终,经过不断做思想工作,白某才交代了自己的问题。

  事实上,在侦查阶段,“全能神”邪教组织极强的反侦查能力,就曾给案件的侦破带来极大难度。

  据办案单位负责人介绍,该邪教活动的显著特点,就是组织内人员均使用灵名或化名,不准使用和询问其他信徒的真实姓名,高层骨干甚至会有多个化名,这就给侦查阶段人员的确定带来难度。

  此外,组织内信息的传递,都是通过最原始的人工传递方式进行。

  冯某加入“全能神”邪教七八年,每天做的就是负责传递纸条。“上面打了三个对号的,就是加急,就要立刻出发,保证当天送到。”

  但是,跑了这么多年,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传了什么,也不知道这个纸条最终传给了谁。因为“全能神”邪教规定,负责传递信息的人员,不许询问打听送、取信件人的姓名等情况,更不允许偷看信件的内容。“如果违反,就是背叛神,就要遭惩罚,下十八层地狱。”

  为了确保不被人发现,“全能神”邪教组织甚至要求信徒外出时要时刻保持警惕,比如走着走着突然停下,或拐进一个巷口,查看身后是否有人跟踪。有时,还会要求信徒乔装打扮。

  不仅如此,“全能神”邪教“小区”级以上的骨干都是异地任职、远离熟人,好全时间为邪教“尽本分”;住宿也安排有专门的“接待家”,以防止在酒店登记时暴露行踪;内部通信文件多数使用代号代替关键信息,且不允许使用手机与教内人员联系……

  在被抓捕前,刘某的主要工作就是作为“接待家”,照顾其他几名信徒的生活。不过,“全能神”邪教并不承担他们的日常开销,一切费用,全部要由负责接待的信徒自己来出,以示对“神”尽的本分。刘某一个月的退休金只有1300多元,有时不够养活这么多人,就会到菜市场去捡剩菜叶吃。

  “信徒”的清苦和“神”的享乐

  然而,就在信徒们谨言慎行的顺从 “神”,心甘情愿地为“神”奉献、过着清苦的日子时,远在美国的赵维山等人,却享受着极度奢华的生活。

  为了让信徒奉献自己的一切,“全能神”以耶稣再来为幌子,在《话在肉身显现》中露骨地说,“为着这一天的到来,我们花费所有都在所不惜。有的人辞掉工作,有的人撇弃了家庭,有的人放弃了婚姻,甚至有的人捐献了所有积蓄。”称这样做才是无私的奉献,才能获得“神”的恩待。

  对于“祭物”的使用,“全能神”邪教在所谓的“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中规定:“神家的钱财、物质,包括一切财产都是人当纳的祭物,这祭物除了祭司和神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不得享用。”“若人享受这些东西那就属于偷吃祭物了。凡属这样的人都是犹大。”

 

  (“全能神”信徒写下的保证书)

  通过这样的内部约束和洗脑,信徒们被灌输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属于“全能神”的思想,而神家的财物只有“女神”和祭司能享用。但很多信徒不知道,他们信奉多年的祭司和“女神”,其实就是赵维山及其姘妇杨向斌。

  当年,赵维山出逃美国,在纽约建立起“全能神”总部,进而建立全球网站。通过互联网等多种渠道,他在纽约的豪华别墅中操盘,控制手下不断发展信徒,并指挥转移巨额“奉献款”到美国。

  仅以此次被警方打掉的“东北牧区”为例,2016年11月至2017年3月,5个月内就向境外转出1.4亿元人民币。数额之巨大,令作为负责转钱的转祭组组长张某,都感到颇为震惊。“从来没想过,‘教会’会有这么多钱!”

  而这些钱,都是靠剥削信徒换来的。张某说:“很多老姐妹为了给‘神’尽本分,是靠着捡破烂来交奉献款的。”

  在成为转祭组组长以前,张某还曾担任过“东北牧区”签证组组长,2年间,经她之手,输送过大量信徒去国外。

  “他们有的是自愿出国,有的其实也不想出,这时候上面就会给他们做工作,最后都会送出去打工供养‘教会’。”张某说。

  因为会做视频,满某为“全能神”邪教“尽本分”的方式,就是躲在“接待家”里没日没夜地制作“全能神”宣传视频。“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有时候累了,就躺半个小时,然后起来接着做。”

  和满某同为电脑组成员的,还有另外两个年龄相仿的女孩。一个月中,她们只出门一两次,其他时候除了做视频,就是“吃喝神话”。除此之外,她们不允许做任何与“神”无关的事。

  这样没日没夜的工作,不会换来任何酬劳。就连满某制作视频用的电脑,还是她离家出走前骗了父母近万元自己买的。

  一位第一次接触“全能神”邪教案件的民警感慨:这俨然就是一个没有任何成本、残酷剥削工人的“血汗工厂”!

  事实上,在这个“工厂”里,连位居高层的张某,也过得非常清苦。

  早年间,她开了一家理发店,在当地小有名气。但信了 “全能神”之后,因为要求“尽本分”,她店也不开了,全身心为“教会”做事。

  期间,已经结婚的她本来还打算要孩子,但上线告诉她,“世界末日马上就要来了,再生的孩子也都是小魔鬼,还是赶紧全身心‘尽本分’蒙拯救吧!”

  如今,已经47岁的她,离了婚,也没有孩子。一直到被解救,她都还坚信,为“神”“尽本分”、蒙“神”拯救,就是她全部的精神支柱。

  “现在才发现,这就是赵维山在幕后指使的一个特大骗局。”张某不忍再回顾自己过去的十几年。因为受邪教思想蒙蔽,她的人生被葬送,她也葬送了许多人的人生。很多人入教后,都是听她的“讲道”,受她“浇灌”,进而对“全能神”深信不疑,心甘情愿为邪教奉献。

  “有没有算过,这么多年,自己‘浇灌’过多少人?”当记者抛出这个问题时,她明显一愣,摇了摇头,不好意思地笑:“记不得了,总之很多……”

  看守所外,夕阳西下,晚霞铺满了天空,连带着张某的脸也被映红了。透过审讯室的铁窗,能看到瘦小的她坐在里面,嘴里不断地重复着那句话:“现在只剩下后悔,真的后悔……”

  那时候的她还不知道,自己认定的这个“神”,其实是早被国家打击取缔了的邪教组织“全能神”。

  她更加不知道的是,自己以为可以追随一生的信仰,不过是“全能神”实际操纵者赵维山一手给信徒们描绘的假象。

  她以为,听从“神”的安排,一心一意为“神”“尽本分”,就能在世界末日到来之时,寻得那条蒙“神”拯救的路。孰不知,自己和众多被欺骗的信徒一样,不过是赵维山手下的一枚棋子,正沿着那条本以为是通往天堂的路,一步步将自己的人生,拖进真正的地狱。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潜行地下、行踪诡秘的“全能神”邪教组织,依然逃脱不了公安机关的依法打击。

  2017年6月,黑龙江省公安机关经过缜密侦查的案件成功告破,抓获一批“全能神”邪教人员,一举打掉了流窜的该邪教“东北牧区”的决策层。

  而随着侦查和审讯工作的进一步深入,赵维山一手构建的邪恶帝国和他亲手操盘的游戏规则,再次暴露在世人面前。

  从普通人到“圣灵使用的人”

  时间回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黑龙江省阿城。

  作为家中长子,1951年出生的赵维山,先是继承了爸爸的工作,成为一名铁路工人,后又在印刷厂、淀粉厂、制药厂等地工作,期间还自学过木匠。


(年轻时的赵维山)

  几十年来,在家人和相熟的人眼中,说话有点结巴的赵维山,就是个普通人,和别人没什么不同,更不会想到他还会和“神”产生什么联系。

  然而,当年岁逼近四十,这个普通工人的人生,开始有了截然不同的下半场。

  1989年前后,原本信奉基督教的赵维山,开始参与“呼喊派”组织的活动,很快成为一名骨干,灵名“能力”。

  由于善于讲道,赵维山渐渐有了一批自己的追随者。于是,1990年前后,他干脆自立门户,带着一批成员从“呼喊派”中分裂出来,成立“永源教会”。

  在这期间,他指使前妻付某在教徒中传唱《能力是主,是基督》《能力主,你在哪里?》等歌曲,鼓吹“耶稣在永源教会肉身显现了”“能力主就是隐秘在人间作工的活基督”,让骨干在祷告时高呼“能力主”。

  于是,普通人赵维山,就这样以“道成肉身的活基督”之名,开始走上“神坛”。

  不过很快,“永源教会”就被当地政府依法取缔。为了逃避打击,赵维山外逃至河南等地。


(“女基督”杨向斌)

  也是在河南,赵维山开启了自己邪教之路的更高阶段——打造“全能神”。

 

  逃窜至河南后没多久,赵维山就抛弃了结婚十余年的发妻。在没离婚的情况下,他与比自己小22岁的女信徒杨向斌姘居,并于1995年生下一个孩子。

  事实上,一直到1996年,也就是赵维山和姘妇的孩子已经1岁时,他的原配妻子付某,还在遥远的阿城家中,苦苦等待着丈夫。最终,付某以赵维山于1991年5月离家后一直未归为由,到法院起诉,二人才在1997年被判决离婚。

  而这个情妇杨向斌,也不是“一般人”,后来成了赵维山一手打造的“全能神”邪教的信仰灵魂人物——“女基督”。

  1993年,赵维山类比基督教的耶稣,称杨向斌是“二次道成肉身”的“女基督”,赵维山则自封“大祭司”,后改称“圣灵使用的人”。

  与此同时,赵维山和几个教徒把《圣经》等宗教书籍中的内容,断章取义拼凑成歪理邪说,编出《话在肉身显现》、《东方发出的闪电》、《全能神你真好》等邪教书籍,成为“全能神”邪教的“基本教义”。

  至此,以杨向斌为“女神”、赵维山为实际操控者的“全能神”邪教组织,初步形成。

 

  (“全能神”邪教书籍)

  据警方介绍,发展二十多年来,“全能神”邪教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严密的组织体系——除此次被成功打掉的“东北牧区”外,“全能神”邪教在我国境内还设有其他9个“牧区”。“牧区”之下,又设有“区”“小区”“教会”等多个层级,且 “牧区”“区”“小区”几个层级下,又分别设有电脑组、编剧组、诗歌组、视频组、文字组等小组,专门负责网上勾连、宣传煽动、转移财产等工作。

  警方介绍说,该邪教也是除“法轮功”邪教组织外政治立场最反动、组织体系最严密、发展最迅速、潜在威胁最严重的邪教组织,其终极目的就是推翻政府,以建立“神的国度”。

  而为了逃避打击,2000年,赵维山、杨向斌潜逃美国,后又将他们的儿子也接到境外。自此,完全消失在众人视野中。赵维山的姐姐甚至觉得,“这么多年不联系,可能已经死了”。

  但是,赵维山虽身在美国,却并不影响他从境外远程操控这个幽灵般的邪恶组织继续作恶。

  这些年来,他以“圣灵使用的人”的名义,通过互联网随时向境内传达或音视频、或文字的指令,还留有大批骨干,在境内继续为他发展信徒。

  早期曾为他开疆拓土的死党何某迅,就曾在赵维山出逃后,代其统领境内信众。据媒体报道,从2000年到2007年,赵维山光指派何某迅向美国转移的“奉献款”就超过6000万元。

  但到后来,赵维山担心何某迅一人独大、自立为王,又亲手撤换了他。

  不过,直到2009年被抓入狱,何某迅仍坚定地认为,是自己不够虔诚,才受到“神”的惩罚。狱中的他曾拒不交代、死不悔过,认为即便死,也是光荣牺牲,是“神”的召唤,是通往天国的必由之路,可见其中毒之深。

  幽灵般的邪恶组织

  邪教的荼毒,从来不会因为头目地理位置的变化,而产生什么影响。

  1999年出生的满某,就是在赵维山等人出逃美国十余年后,被人拉入“全能神”邪教组织的。

  2014年,满某刚满15岁。一个才上初二的孩子,对外面的世界懵懵懂懂,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后来会跟邪教扯上关系。

  那时由于家远,为了上学方便,满某寄住在学校周围的一户人家。寄住房东有个女儿,已经上大学,精通电脑的她,给小小年纪的满某,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刚开始,就是觉得用电脑做视频很有趣,就跟着她学。”满某回忆说,姐姐很热心,还找来很多素材,一步步教她怎么剪辑。

  但有一天,姐姐突然问她,“你知道世界末日马上就要来了吗?”

  以前,满某也听说过“基督”“圣经”“末日”之类的字眼,但具体是什么,又说不上来。

  “你看,现在世界上每天都在发生灾难,瘟疫、饥荒、水灾、旱灾、地震到处可见,其实,这都是‘神’在作工,是‘神’在惩戒罪恶的人,只有跟随‘神’的人,才能在最后的末日审判中蒙‘神’拯救。”姐姐说。

  就这样,在姐姐不断劝诱下,满某从将信将疑,到开始全盘接受“全能神”邪教的歪理邪说。以至于到后来中考结束,明明已经考了全班第一的她,却突然消失了。

  “世界末日马上就要来了,上学还有什么意义?我应该抓紧时间为‘神’‘尽本分’!”于是,初三毕业后,满某放弃了读高中,跟着姐姐一起住进另一个信徒的家,全心全意为“神”工作。为了瞒住家人,她甚至欺骗爸爸,谎称自己是要去学一门技术,将来好养活一家人。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全能神”邪教第一次宣扬世界末日就要到来。

  2012年,散播“世界末日”的谣言事件曾在全国多地发生,基本都与“全能神”邪教有关。在偏远农村、城乡接合部及部分城区,邪教成员利用登门宣传、走街串巷、上街打横幅、发传单等方式煽动人们入教。

  这些“传教者”中,以中年女性居多,她们一方面利用“末日谣言”散布恐慌,另一方面劝说人们只要信“全能神”便可躲过一劫,宣称“凡不信和抵制的都将被‘闪电’击杀”。


(“全能神”邪教曾多次传播“世界末日论”等歪理邪说,制造恐慌和动乱)

  据警方介绍,部分地区“全能神”人员还集体围攻公安机关、掀翻执法车辆、打伤执法民警,暴力抗拒执法。各地公安机关为维护社会政治稳定,依法处置“全能神”几十人以上规模聚集滋事100多起,暴力抗拒执法案件30余起。

  家住安徽省蚌埠市的董某,就是在2012年前后,被人拉进“全能神”邪教的。

  那时候,刚刚生完孩子不久的她,偏偏又遭遇婆婆重病。为了赚钱养家,丈夫常年在外地打工,照顾老人和孩子的重担,一下子都压在了董某一个人身上。

  “心里有好多委屈,可又不敢跟父母讲……”当年,董某是不顾家人反对,硬要从山东远嫁到安徽来的。这对“85后”小夫妻,这辈子做过最大胆的事就是“私奔”。但董某没想到,爱情褪去,生活竟是如此地不堪重负。

  也是在她最无助的时候,丈夫家的一位远房亲戚出现在了董某身边。面对董某的种种不如意,对方总是能耐心地宽慰,甚至帮助她照料家里的一切。突如其来的关心,让被生活重担压抑了很久的董某,一下子有了精神支柱。

  但董某不知道的是,这个过去从来都不走动的远房亲戚,其实已经信了邪教“全能神”十多年,接近她的目的只是想拉她入教。

  “跟着我信‘神’吧!信了,你婆婆的病就能好!”对方极力诱惑。

  如果是在过去,董某或许压根不会理会。但当人在极度脆弱的时候,寄托于某种神秘力量创造奇迹,似乎也就变成了一个不错的选择。

  于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董某开始跟着她频繁参加“全能神”信徒秘密组织的聚会。

  事实上,在邪教宣传初期,大都会极力掩饰自己邪恶的本性,打造出一副“救人”“助人”的假象。“全能神”邪教的《摸底铺路问题细则》中,就有不少教授信徒如何去拉人入教的方法。

  比如,“到别人家要勤快,不懒惰,要帮人扫地、帮做饭等等。”

  又比如,“言谈举止正常,让人看见不反感,是正常人,有好印象”。

  他们通过种种手段亲近别人,最终的目的都是“传教”。而只有当你完完全全相信“全能神”后,它才会暴露出自己的本性。但此时,你已经无法察觉,因为自己已经在每天和信徒们的“吃喝神话”(学“女神”的话)中,被牢牢控制了思想。

  事实上,为了拉拢更多人加入,除了施以情感关怀、小恩小惠,邪教的手段还有很多。

  早年间,“全能神”内部还鼓吹使用一种称为“性交通”的手段,要求女信徒利用色相诱人入教。一些男骨干甚至以加入“全能神”就要与“神”“过灵床”为名,对女信徒实施性侵。

  更有甚者,一些信徒会采取暴力手段逼迫人入教。

  “全能神”邪教在《话在肉身显现》中煽动说:“在神的眼中,凡是抵挡神的都属于神的仇敌,即属邪灵的都属动物。”称那些拒绝、不接受这个事实的人,就是在抵挡“神”,最终都会受到末日的审判。

  2014年5月28日,发生在山东招远一家麦当劳餐厅内的残忍一幕,让公众狠狠记住了那些猖狂的邪教徒。

  “杀了她!她是邪灵!”伴随着高声咒骂,6名“全能神”信徒轮番暴打,最终,一名6岁孩子的母亲无辜死亡。

  恶劣之极,举国震惊。

  事实上,在“招远血案”之外,“全能神”邪教还背负着另一些鲜为人知的血债。

  比如,“全能神”邪教徒打断不愿入教者的四肢,割掉他们的耳朵,甚至杀死欲脱教者的孩子。2010年,河南一名小学生在放学途中失踪,后被发现死于一处柴垛处,脚心印有闪电标志。当地警方称,遇害儿童的一名家属曾被发展成“全能神”邪教成员,但后来意图脱离,该教遂实施了报复行动。

  “‘全能神’邪教在发展的过程当中,暴力色彩是非常浓厚的。”武汉大学国际邪教问题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黄超说,在“全能神”邪教发展的早期,其与另一邪教组织“三班仆人派”还为了“抢羊(争夺信众)”,发生过多起命案。

  被“神”操控的人生

  但更为可怕的是,“全能神”邪教完全可以不动用任何外力和暴力,就能够通过蛊惑人心酿成悲剧。

  据媒体报道,1995年底,“全能神”刚刚传入江苏沭阳,便发生了信徒杀子祭神的惨案。

  那一年,当地一位31岁的女性,信“全能神”后终日神神叨叨。一天晚上,她发现“传道人”送的十字架和日记本不见了,便以为自己有罪,东西才会被神灵收回。

  这时,她想起了“神书”上说的话:只有向“全能神”献上“宝血”,才能洗清身上的罪恶,才能拯救世人。“对神要顺服至死,要像羔羊一般任神牵、任神杀……”

  最终,这位母亲用斧头砸向了她刚满8岁的儿子的头,并将其钉在十字架上——最后一根钉子,钉在了儿子的脑门上。

 

  (“全能神”网站截图)

  事实上,很多信徒在被“洗脑”后,因为听从“全能神”邪教教义,认为不跟随其“信教”、甚至阻止其“信教”的亲人都是“撒旦”,是可以击杀的魔鬼。

  生命在他们眼中,变得一文不值。因为在《话在肉身显现》中,“神”告诉他们,“为我效完力的人,要老老实实地退去,不得吵吵闹闹,小心我收拾你”,甚至直接煽动说,“因着工作的需要,我需要的人也不同,该舍的就舍,该砍的就砍,该杀的就杀,该留下的必须留下……我的话就是权柄,谁改动谁就触犯刑罚,必遭我击杀,严重的断送自己的性命。”

  而“全能神”,还真的像一个权柄一样,搅动着每一个信徒的家庭。

  黄日福一家,就深受邪教之害。2012年,他的妻子丁伟在广东惠州打工期间,被工友拉入该邪教。一开始,黄日福还没有发现妻子的异样,以为信的就是“基督教”或者“天主教”。直到妻子总表现得鬼鬼祟祟,黄日福几经打听才得知,原来妻子信的是邪教。

  于是,黄日福开始激烈的反对,夫妻二人更是为此争吵不断。彻底痴迷的妻子,甚至大喊:“我就算跟你离婚,也要信!”

  2016年7月,又一次激烈地争吵过后,妻子竟抛下自己患病的母亲、两个还未成年的女儿,离家出走,从此人间蒸发。两年多来,黄日福一直苦苦寻找妻子的下落,但直到现在,仍然杳无音讯。

  “如果知道她会离家出走,我也不会动手打她……”这个个头不高的东北男人,只要说起当年的事,就会忍不住流下眼泪。

  那时的黄日福还不知道,在全国,像他这样的家庭还有成千上万个。这些人离家出走的真正原因,是“全能神”活动方式决定的,是为了割断其与家人的联系,割断亲情这道最后的屏障。

  “全能神”邪教组织要求,“小区”级及其以上的骨干成员都必须离家,全时间为神“尽本分”。《话在肉身显现》中就直接煽动信徒:“你有爱就会甘心奉献,就会甘心受苦,就会与我相合,就会为我舍弃你的所有,舍弃你的家庭、你的前途、你的青春、你的婚姻,否则你的爱就不是爱而是欺骗、是背叛!”

 

(某“全能神”信徒写下的断绝子女关系书)

  这种“禁锢”,如果不是身在其中,是很难体会的。宋女士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一向疼爱自己的母亲,会在自己临盆前几周,突然消失不见。

  和很多信徒家属一样,一开始,宋女士也以为母亲信的就是基督教。但后来,她发现母亲变得神神叨叨,甚至有一天,突然开始成袋成袋的买蜡烛回家。

  询问过后,母亲的回答让她震惊——“世界末日马上就要到了,要提前做好准备”。

  宋女士当然是不信的,她开始趁母亲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翻阅“传道人”给母亲留下的那些书。

  “书中宣扬的都是‘世界将要毁灭,大难就要临头,只有加入全能神才能得到永生,免遭浩劫’等内容。”

  宋女士后来又无意间看到邪教组织给母亲发的碟片等视频资料,里面全是渲染地震、海啸等灾难的场面。

  这让她不由地担心起母亲来:既然是号称“教人学好的教”,怎么会宣扬这些消极的东西呢?明明是不可抗拒的自然灾害,怎么就成了“全能神”操控的呢?

  于是,宋女士开始极力反对母亲信“全能神”。但另一边,和母亲常常一起秘密聚会的邪教徒又不断恐吓母亲:“你要是不信,你们家就不得安宁,神会惩罚你们家人的,你们家就会面临灾难。”

  最终,这个年逾六十的老人,在2014年7月离家出走。

  “我至今都想不明白,母亲是下了怎样大的狠心,才抛弃我们的。”宋女士甚至想过,如果自己难产死在手术台上就好了,那样妈妈或许就会后悔,当初不该选择离开。

  如今,为了寻找母亲,宋女士彻底放弃了自己的工作。只要听到哪里有疑似长得像母亲的老人出现,她就会立即赶过去。

  然而,一次次希望,换来的是一次次失望。4年过去,母亲依旧音信全无。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少次是哭着从梦里醒来的。她甚至怀疑,年迈的母亲漂泊在外,是不是已经出了什么意外……

  “全能神”邪教就是这样,像一只看不见的手,拨弄着信徒们的人生。

 

(“全能神”信徒写下的保证书)

  而为了强化精神控制,除了每天不断“吃喝神话”给信徒灌输要绝对顺服“神”的思想,每个入教者还要立下“毒誓”,以不断恐吓的方式,进一步禁锢他们的行为。

  比如,有信徒写下:“我愿向神家起誓,如果说话把弟兄姊妹间接出卖,当犹大,或者被抓出卖了神家或弟兄姊妹,给神家或弟兄姊妹造成损失,愿得到神的咒诅,不得好死。”

  因着这样的毒誓,被洗脑的信徒认为,不虔诚者、不遵从者、叛教者的下场都很惨——被石头砸死、被车撞死、浑身长蛆、死无全尸、千刀万剐、万剑穿心、碎尸万段、抽筋剥皮、下十八层地狱……且应验者不只是自己,还有自己最亲的家人。

  为了让信徒害怕,“全能神”邪教会不断给信徒们讲诋毁“全能神”之人遭惩罚的事例。比如:

 

  也因为这样,长期被邪教“洗脑”的信徒,即便离开了邪教组织,精神上还是很难逃离这种恐吓。

  就在不久前,宋女士在邪教受害者家属群里听说,一位被“全能神”邪教蛊惑离家出走的信徒,几个月前终于被家人找了回来。但没想到,团聚没几天,这位信徒就因为觉得自己背叛了“神”,害怕家人受到更多诅咒和报复,选择了上吊自杀。

  因为这种强大的精神控制,让警方的审讯工作也一度陷入困局。

  满某一直到被抓,都处于对“全能神”深信不疑的状态。她害怕,如果自己出卖“神”,那些发过的毒誓会应验。她甚至努力说服自己,这是“神”对她的考验,应当坚守信仰,不能背叛“神”。

  因此,一言不发,拒绝供述,成了所有被拘捕邪教人员在审讯初期的一致表现。警方告诉记者,“全能神”邪教组织专门教授信徒如何对抗审讯,甚至给他们编排剧本,反复练习。

  “他们和普通的犯罪嫌疑人有很大不同,要想让他们如实供述,必须先做好思想转化工作,卸下他们的心防。”黑龙江省大庆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民警刘增博说。

  办案期间,刘增博负责审讯的是此次案件抓获的“东北牧区”一号人物——决策组组长白某。该小组主要负责整个牧区内人员的选拔、监督,以及传达境外传来的指令等。

  “这种对抗的状态一直持续了40多天”,刘增博说,最终,经过不断做思想工作,白某才交代了自己的问题。

  事实上,在侦查阶段,“全能神”邪教组织极强的反侦查能力,就曾给案件的侦破带来极大难度。

  据办案单位负责人介绍,该邪教活动的显著特点,就是组织内人员均使用灵名或化名,不准使用和询问其他信徒的真实姓名,高层骨干甚至会有多个化名,这就给侦查阶段人员的确定带来难度。

  此外,组织内信息的传递,都是通过最原始的人工传递方式进行。

  冯某加入“全能神”邪教七八年,每天做的就是负责传递纸条。“上面打了三个对号的,就是加急,就要立刻出发,保证当天送到。”

  但是,跑了这么多年,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传了什么,也不知道这个纸条最终传给了谁。因为“全能神”邪教规定,负责传递信息的人员,不许询问打听送、取信件人的姓名等情况,更不允许偷看信件的内容。“如果违反,就是背叛神,就要遭惩罚,下十八层地狱。”

  为了确保不被人发现,“全能神”邪教组织甚至要求信徒外出时要时刻保持警惕,比如走着走着突然停下,或拐进一个巷口,查看身后是否有人跟踪。有时,还会要求信徒乔装打扮。

  不仅如此,“全能神”邪教“小区”级以上的骨干都是异地任职、远离熟人,好全时间为邪教“尽本分”;住宿也安排有专门的“接待家”,以防止在酒店登记时暴露行踪;内部通信文件多数使用代号代替关键信息,且不允许使用手机与教内人员联系……

  在被抓捕前,刘某的主要工作就是作为“接待家”,照顾其他几名信徒的生活。不过,“全能神”邪教并不承担他们的日常开销,一切费用,全部要由负责接待的信徒自己来出,以示对“神”尽的本分。刘某一个月的退休金只有1300多元,有时不够养活这么多人,就会到菜市场去捡剩菜叶吃。

  “信徒”的清苦和“神”的享乐

  然而,就在信徒们谨言慎行的顺从 “神”,心甘情愿地为“神”奉献、过着清苦的日子时,远在美国的赵维山等人,却享受着极度奢华的生活。

  为了让信徒奉献自己的一切,“全能神”以耶稣再来为幌子,在《话在肉身显现》中露骨地说,“为着这一天的到来,我们花费所有都在所不惜。有的人辞掉工作,有的人撇弃了家庭,有的人放弃了婚姻,甚至有的人捐献了所有积蓄。”称这样做才是无私的奉献,才能获得“神”的恩待。

  对于“祭物”的使用,“全能神”邪教在所谓的“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中规定:“神家的钱财、物质,包括一切财产都是人当纳的祭物,这祭物除了祭司和神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不得享用。”“若人享受这些东西那就属于偷吃祭物了。凡属这样的人都是犹大。”

 

  (“全能神”信徒写下的保证书)

  通过这样的内部约束和洗脑,信徒们被灌输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属于“全能神”的思想,而神家的财物只有“女神”和祭司能享用。但很多信徒不知道,他们信奉多年的祭司和“女神”,其实就是赵维山及其姘妇杨向斌。

  当年,赵维山出逃美国,在纽约建立起“全能神”总部,进而建立全球网站。通过互联网等多种渠道,他在纽约的豪华别墅中操盘,控制手下不断发展信徒,并指挥转移巨额“奉献款”到美国。

  仅以此次被警方打掉的“东北牧区”为例,2016年11月至2017年3月,5个月内就向境外转出1.4亿元人民币。数额之巨大,令作为负责转钱的转祭组组长张某,都感到颇为震惊。“从来没想过,‘教会’会有这么多钱!”

  而这些钱,都是靠剥削信徒换来的。张某说:“很多老姐妹为了给‘神’尽本分,是靠着捡破烂来交奉献款的。”

  在成为转祭组组长以前,张某还曾担任过“东北牧区”签证组组长,2年间,经她之手,输送过大量信徒去国外。

  “他们有的是自愿出国,有的其实也不想出,这时候上面就会给他们做工作,最后都会送出去打工供养‘教会’。”张某说。

  因为会做视频,满某为“全能神”邪教“尽本分”的方式,就是躲在“接待家”里没日没夜地制作“全能神”宣传视频。“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有时候累了,就躺半个小时,然后起来接着做。”

  和满某同为电脑组成员的,还有另外两个年龄相仿的女孩。一个月中,她们只出门一两次,其他时候除了做视频,就是“吃喝神话”。除此之外,她们不允许做任何与“神”无关的事。

  这样没日没夜的工作,不会换来任何酬劳。就连满某制作视频用的电脑,还是她离家出走前骗了父母近万元自己买的。

  一位第一次接触“全能神”邪教案件的民警感慨:这俨然就是一个没有任何成本、残酷剥削工人的“血汗工厂”!

  事实上,在这个“工厂”里,连位居高层的张某,也过得非常清苦。

  早年间,她开了一家理发店,在当地小有名气。但信了 “全能神”之后,因为要求“尽本分”,她店也不开了,全身心为“教会”做事。

  期间,已经结婚的她本来还打算要孩子,但上线告诉她,“世界末日马上就要来了,再生的孩子也都是小魔鬼,还是赶紧全身心‘尽本分’蒙拯救吧!”

  如今,已经47岁的她,离了婚,也没有孩子。一直到被解救,她都还坚信,为“神”“尽本分”、蒙“神”拯救,就是她全部的精神支柱。

  “现在才发现,这就是赵维山在幕后指使的一个特大骗局。”张某不忍再回顾自己过去的十几年。因为受邪教思想蒙蔽,她的人生被葬送,她也葬送了许多人的人生。很多人入教后,都是听她的“讲道”,受她“浇灌”,进而对“全能神”深信不疑,心甘情愿为邪教奉献。

  “有没有算过,这么多年,自己‘浇灌’过多少人?”当记者抛出这个问题时,她明显一愣,摇了摇头,不好意思地笑:“记不得了,总之很多……”

  看守所外,夕阳西下,晚霞铺满了天空,连带着张某的脸也被映红了。透过审讯室的铁窗,能看到瘦小的她坐在里面,嘴里不断地重复着那句话:“现在只剩下后悔,真的后悔……”


青岛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