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天气 | 百宝箱
社会 > 正文

留守妇女毒杀幼女后自杀 长期分居无夫妻生活

来源:华商网-- 2012-06-07 17:24:17 字号:TT

  3月22日,周至县终南镇庞仁堡村27岁的留守妇女给两个一岁半的双胞胎女儿灌下毒药后,自己也服毒自杀。最终,两个孩子经抢救生还,她们的妈妈却永远地离开了。

  3月22日,周至县终南镇庞仁堡村27岁的留守妇女给两个一岁半的双胞胎女儿灌下毒药后,自己也服毒自杀。最终,两个孩子经抢救生还,她们的妈妈却永远地离开了。

  3月27日,四川省大竹县唐成芳自杀了,不只如此,她还

亲手把毒药喂给了三个亲生孩子,大女儿八岁,小儿子只有八个月。后来,抢救过来的唐成芳被问及为何要这么做时,她说:“我活着太累。”任丽丽和唐成芳自杀的背后,是中国4700万留守妇女问题的缩影。男人们都出去打工了,留守在家的妇女们,不仅要承担巨大的生活压力,还要忍受长期的孤单寂寞和单调的日复一日,以及两地分居所带来的巨大的精神压力。

  陈惠芹抱着果果,去追光着脚丫,摇晃着跑出去的木木。“回来!回来!”她喊着,木木却并不理会,扑踏踏一直跑到了大门口,正好老伴儿李守民从外面回来,一把将他抱了起来。

  果果和木木脸上都脏兮兮的,指甲也很长。陈慧芹说,孙女刚学会跑,一个都难管,何况两个?一说起孩子,五十多岁的她不免有些凄惶。

  两个多月前,孩子的母亲,年仅27岁的任丽丽服毒自杀了。在服毒之前,还把农药给两个一岁半的孩子灌了下去,幸好,孩子经过紧急抢救,从鬼门关里逃了回来,可任丽丽却永远地走了。

  >>“80后”母亲突然服毒“不可思议”

  “她喝了药了,心疼娃以后日子不好过,就给俩娃也喂了药,唉……”

  在陈惠芹眼里,二儿媳任丽丽原本是个聪明孝顺的女人,可自去年底到今年初,因为孩子奶粉的事儿,婆媳间闹了点别扭,不过,也绝没到非要以死相抗的地步。

  两年前,任丽丽嫁到周至县终南镇庞仁堡村后,就和村里很多妇女一样,成了留守妇女;一年后,又成了留守母亲。终南镇是周至县的大镇,庞仁堡村是镇上的大村。但一大早走进村里,却很少见到村民。年轻人要么在外面打工,要么念书上学,留下的都是老人、女人和孩子。有人开玩笑说:都是些“死老汉病娃”。

  陈惠芹家在村委会附近,一座两层小楼。从外面看,像是才落成不久。但进屋后,没有家具,只有孩子的玩具和杂乱摆放的农具。陈慧芹说,自从二儿媳死后,为了能给老公出门打工腾出时间,她只好一个人带两个孙女,再累,也得硬撑着。

  老伴儿李守民今年56岁,因为要给大儿子结婚四处借钱,2006年才盖起这座楼房。“楼房从外表看还行,实际上没打圈梁,全凭两边邻居的房子支撑。”李守民说。

  “去年4月总算把婚结了,大儿智力上有点障碍,但干活什么的还行,大儿媳妇小时候患过脑膜炎,现在除了能在家里做做饭,帮些小忙,生活基本上还要我们给照应着。”

  相比之下,二儿李学清(化名)就让老两口欣慰一些,“虽然不好好念书,连小学都没毕业,可脑子还行,干啥也麻利。”

  李学清16岁就出去打工。5年前,他在西安一家民办学校里帮厨,一次偶然帮助了一个在学校里被人欺负的学生,从而认识了这个学生的姐姐,也就是任丽丽,随后两人接触了一年,便结婚了。

  “刚来的时候可孝顺了,她爸(李守民)从外面一回来,就给端上热水,说话客气,干活麻利,对这个媳妇,我俩真是高兴、满意。”

  任丽丽那时也在西安打工。作为同样家境清贫的她,出来闯荡的时间也不比丈夫晚。陈惠芹说,儿媳任丽丽勤快,眼里有活儿,唯一不好的就是比较内向,说话声音小,在村里也不太主动跟人搭话,更不爱串门子。

  谁知道就是这样一个人,却走了这样极端的一条路。

分享到:
-

-

相关阅读青岛新闻

我要评论 提取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岛新闻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