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网上媒体 新闻中心> 专题> 综合类> 青岛钢铁控股集团> 企业文化 > 正文

这个冬天,我不冷

1
青岛新闻网 2010-12-27 16:52:36  现有新闻评论    新闻报料

    当母亲怀胎十月,一朝分娩生下我们的时候,注定一辈子就要为我们操劳;当父亲听到我们的啼哭清亮的响彻在整个医院的时候,注定要背起行囊远离家乡为一家大小的衣食住行奔波,而我们则从生命孕育到呱呱坠地到长大成人一直理所当然、顺理成章的向父母讨债。说“母亲的前额又添了白发,父亲已经累弯了腰”太过俗套,可是每次回家当这种迹象就清晰的摆在你面前的时候,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题记

    “

你那冷吗?我给你做了身棉袄,全是用家里的好棉花絮的,比买的舒服暖和多了……。”我往家打电话刚开始叫了声“娘”,母亲就迫不及待的说要给我寄棉袄。

    记忆把我拉回了童年......

    我是家里的第二个女孩,出生的时候,打算送给别人,就在满月已经找到合适的人家准备把我送出去的时候,爸爸紧紧抱住我,对母亲和奶奶说“再苦,孩子也是自己的”。于是我就这样被爸爸留了下来,是父母名副其实的亲生闺女。计划生育利国利民,却在那个年代因为我和弟弟的出生给家里带来前所未有的灾难。那时候,母亲已经怀有弟弟六个月,被村委会发现,为响应国家号召,硬是要拉着母亲做流产。就在要流产的前一天,父亲舍不得母亲受苦,更舍不得那个幼小的生命,晚上带着母亲逃到了吉林姑姑家,才得以顺利把弟弟生了下来。在此期间,村支书领着一群人到我家抄家,将所有值钱的东西(所谓值钱的东西无非是锅碗瓢盆和两个木头箱子)搬走了,大伯跟那帮人抢了一些衣物顺着墙扔到了隔壁奶奶家。父母走了,姐姐被奶奶带着,我则寄养在外婆家。我不知道,因为利国利民的计划生育到底拆散了多少像我这样的家庭。

    母亲生完弟弟后,和父亲到外婆家接我,我看到母亲后,好长一段傻傻的站着,愣愣的看着,半天才喊了一声“娘”,母亲眼里含着眼泪“嗯”了一声,接着就抱紧了我。这些都是后来姥姥告诉我的,说我琢磨了半天终于认出了眼前的“娘”。本以为顺利生下弟弟,一家人就可以团团圆圆过日子了,结果还是难以避免计划生育的惩罚。我被罚了2000元,弟弟则被罚4000元,只有一分钱不少的情况下,村委会才同意把房子还给我们。无奈之下,东拼西凑才将我和弟弟的罚款交上去,爸爸撕下大门上的封条,伯伯把抢来的衣物送回来,我们一家人才算是团圆了。那个年代的6000块钱,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我们家背上了很多的债务。现在,父母想想还说,赚了啊,6000块钱换回来两个孩子,一脸的幸福。为了还债,同时为了我们姐弟三个和母亲能吃上饱饭,父亲背起行囊去了大连,开始漫漫的赚钱养家之路。

    80年代的大连还是个中小城市,是可以“淘金”的,父亲通过摆小地摊,赶早市,省吃俭用也赚了不少钱。债务还清了,还在村子最前面盖起了五间大瓦房,买了14寸的黑白电视和录音机,得到不少村民的羡慕,过了那个时代称得上是富足的生活。父亲在外做买卖的时候,一年回来两次,一次是夏季收小麦,一次是春节。尤其是春节的时候,最盼望的日子就是爸爸回家,那时会有很多小礼物,会陪着我们姊妹三个打牌,会给我们讲大连这座城市的漂亮和繁华。从那时开始,便对大连有了向往,所以报考大学的时候,先选了城市,再选这个城市最好的学校,这就叫爱屋及乌吧。没有电话,母亲就让我们写信给父亲,我每次写信的内容基本都是报告我的学习情况,各科的学习成绩及在班级里的排名情况,并保证好好学习,不惹母亲生气。而父亲每次回信的第一句我总能记得很清楚“你可好,家里三个孩子可好?”现在那些信还被母亲完整无损的保留着。我给父亲写信的习惯一直保留到上大学,后来普及了手机,没有再写家书,父亲总是在想起我的时候,反复读着我给他的信。

    从小到大的时候,过春节,母亲没给我买一件新衣服,每到过年的时候,我穿的总是姐姐穿过的衣服,而姐姐和弟弟都有新衣服穿。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还不懂什么叫漂亮,也不知道姐姐弟弟穿的都是新衣服,因为姐姐的衣服很漂亮,每次过年拿过来给我穿的时候,我也会觉得很漂亮,所以我穿姐姐的衣服的时候都跟穿了新衣服一样。每次放完寒假回来的时候,同学们都是穿着漂漂亮亮的衣服,背着新书包去上学,而我则穿的是姐姐以前穿过的衣服上学,书包也是母亲用粗布缝制的。

    小学三年级放寒假的时候,我埋在家里写作业看书,没有出去找伙伴们玩,因为我穿的衣服还是姐姐穿完的衣服,书包也还是母亲缝制的。寒假结束开学的时候,我故意没穿外套,只穿着一件单薄的毛衣就跑去了学校。跑到学校的时候,教室还没开门,我缩在门口冻得发抖,一面后悔自己没穿棉衣就跑了出来,一面抱怨拿钥匙的同学怎么还不来开门。屋漏偏逢连夜雨,天上飘起了鹅毛大雪,雪花浸透我的毛衣,渗进我的脖子里,冷飕飕的。“娃,快穿上棉袄”,母亲已经披着一层雪给我送来了棉衣,我顾不得棉衣是不是新的,抢过来就把棉衣穿在身上。身上也顿时暖和过来,那时,我在同学面前特骄傲,我的眼神告诉他们“看,我母亲给我送棉袄了。”……

    “喂,你听到了吗?……”母亲的喊声又把我拉回了现实。

    “奥,娘,我听见了,不用寄了,我们宿舍不冷,公司也不冷,有暖气,供暖挺好的。”

    “是吗?那就好”

    “我爸身体怎么样?要不过年回去给他买件像样的衣服穿吧,操劳了大半辈

    “不用,什么都不用买,你在那该买点啥就买点啥,别委屈了自己”父亲听到我要给他买衣服时,顿时生气的接过电话还是以小时候批评我的语气对我说。父亲的话对我来说就是命令,我每次给他买东西送到他手里的时候,总是得把东西说到很低的价格,他才能接受,要不肯定会暴跳如雷。

    放下电话,记忆的闸门不期然的又打开了——

    我上小学的时候,村里的小学都有十天的“麦假”,意思就是用这十天的时间回家帮助父母收麦子。那时候,农业并不发达,也没有联合收割机,甚至是普通的收割机都很少见,成片的麦子是用镰刀割完,分成很多推捆成一捆一捆的,用牛车拉回家里的麦场,再用铡刀铡去小麦的根部,然后放进打麦机里打出麦粒,晾晒完后,就可以归仓了。

    我那时能干的活就是抱着麦捆放在铡刀下,把铡下的麦子放在一个固定的角落,然后再抱着麦捆放在铡刀下,反反复复。天气不管怎么热,都得完成任务。爸爸则拿着铡刀在我把麦捆放在铡刀底下的时候,用力铡下去,那时候,我很羡慕爸爸的任务,经常想和爸爸交换一下工作。爸爸每次都笑呵呵的“孩子长的连个铡刀高都没有,小心刀把你给铡了”每次我要提出换工作的时候,爸爸总是抱起我,放在铡刀底下,说“铡小孩,卖狗肉了!”我一面大声喊着不敢了不敢了,另一面趁机可以休息一会,被爸爸抱着的感觉真好。麦收的时候,还有一件活我可以干,麦捆被运回麦场的时候,麦田里还会有很多丢掉的麦穗。每天一大早,爸爸就叫我起来,去捡麦穗。一人一块地,我和爸爸比赛,看谁捡的快,而每每都是我还在一行上往前赶的时候,爸爸已经回来了,每每这样,爸爸就喊“再不快点捡,你的学费就交不上了啊!”要么就是“你捡了多少麦穗,就拿去买糖吃吧”,虽然很不情愿去干那些活,但是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幸福的不得了。

    正是爸爸让我体验田间的生活,才让我真正体验到“粒粒皆辛苦”,才让我在以后的学习生活工作中具备了吃苦的精神,具备了勤俭节约的品质,才可以比同龄人更独立一些。

    有母亲的贴心小棉袄;父亲的亲切问候;有童年美好的回忆和亲情的温暖,这个冬天,我不冷。

手机看新闻 | 查看所有评论 网友评论
1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新用户注册
相关链接

上一篇:端正工作态度很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