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網>>特別報道
 
17億港幣誘惑的交易 美女、政客、銀行的“三角婚姻”
青島新聞網 2002-05-23 09:41:48

三聯生活周刊/李菁

    4月23日,香港前“亞洲小姐”陳奕詩與其他三名被告涉嫌詐騙一案在香港高等法院開庭審理。由香港廉政公署提供給本刊的控詞稱,1991年至1993年期間,陳奕詩與其當時的男友陳繼杰,以1.5億港幣買進無用地皮,然后以5.1億港幣的高價賣給中國農業銀行廣東分行,非法牟利3.6億港幣。

    因為陳奕詩特殊的娛樂圈身份,目前大多數報道都將焦點集中在這位前“亞洲小姐”身上。但細觀察此案,其實更讓人感喟的,是這筆巨額國有資產流失的“輕易”與“順暢”。廉政公署的文件也指出,在整個交易過程中,(受害銀行)甚至沒有請一個獨立的土地評估師或勘測員。

    與大多數我們熟悉的案件不同,農行涉及此事的相關人員經廉政公署調查“并沒有受賄行為”,我們似乎只能將銀行受騙的原因歸結為“輕信”。那么“輕信”的背后是什么,這筆損失該由誰負責,該負什么樣的責任?從目前采訪來看,這些問題還沒有明確的答案。

   17億港幣誘惑下的交易

    4月26日,香港廉政公署新聞組特地為本刊傳來一份長達40頁的控訴材料。新聞組組長程女士介紹說,案件因現正在香港高等法院審理,“廉署不會就正在審理的案件發表評論”,但這些材料基本上清楚地介紹了整個事情的經過。

    1991年年初,經人介紹,中國農業銀行佛山分行負責人陳俊逸認識了在澳門做生意的陳繼杰,后者提出在香港米埔地區合資興建一個高爾夫球場或建豪宅,“合作者”在澳門某酒店的一次會面中,陳繼杰稱“整個地區都規劃為別墅區”,銀行若購買,將獲得17.47億港幣的利潤,銀行方面一下子被陳繼杰提出的巨大利潤吸引住了。

    但實際上,這塊土地因為接近米埔保護區,使用價值僅僅是做魚塘。控方指出,陳繼杰與陳奕詩等人很清楚,這塊地皮一是無發展可能——任何發展計劃都要經過政府有關部門特許。但根據政府當時的政策,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二來,即便這塊土地真能得到開發,也遠遠不值這個價錢。

   在陳繼杰與農行人員的幾次會面中,其當時的女朋友陳奕詩都參與其中。此前陳奕詩曾委托其私人助手咨詢過一位勘測員,后者明確告知這塊地無任何開發價值。

    1991年8月,在陳繼杰建議下,幾位“合作者”合資成立了“百利有限公司”,陳繼杰與陳奕詩幾次陪同銀行人員到米埔看這塊地盤。兩人告訴銀行方面,當地一叫“彭叔”(音譯)的人會先從村民那里將地買下,然后以每平方英尺185港幣的價錢賣給百利公司。但實際情況是,當時有兩位賣地給雅鉅的村民曾請過一家很有名望的專業評估師來測評,其中一塊被估為每平方英尺70港幣,而另一塊則僅為32港幣。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大名鼎鼎”的彭叔從來沒有被介紹給銀行方面。同年,一家名為“雅鉅”(Asiagreat Ltd)的公司也“誕生”了——農行方面及其律師們都相信,這是“彭叔”的公司,他們是直接從“彭叔”那里購買的土地。

    控方證據表明,雖然雅鉅公司名義上為他人所有,但他們大多是陳奕詩的家庭成員或親友。在幾次會面及談話中,陳奕詩成功隱瞞了自己是雅鉅幕后老板的真實面目,使銀行方面一直以為陳繼杰的女朋友是他們的“忠實合作伙伴”。控方證詞說,陳奕詩此后開始從不同擁有者手中購買米埔土地。而陳繼杰則扮演了一個“雙面人”角色——一方面和陳奕詩同為雅鉅公司的真正擁有者,另一方面又以百利公司合伙人的身份出現。其“商業運作”的實質是,陳奕詩以低價從村民那里買進地皮,作為百利公司代表的陳繼杰再以高價收回。

    1991年10月,陳奕詩控制下的雅鉅公司以約6500萬港幣買了第一批土地,同樣的地,轉手賣給百利公司3.73億港幣,幾乎是買價的6倍。單這一項交易,雅鉅公司的利潤就令人吃驚地高達3億港幣。1991年11月,雅鉅公司又陸續買了三塊土地,短短幾天再轉手賣給百利公司,廉署提供的這三筆交易的詳細數目,經雅鉅轉手后,每筆交易均以千萬為單位飛漲,令人瞠目結舌:

    ——(第16筆交易)雅鉅以750萬港幣購買,2天后,1810萬港幣賣給百利;

    ——(第17筆交易)雅鉅以720萬港幣購買,15天后,1790萬港幣賣給百利;

    ——(第18筆交易)雅鉅以600萬港幣購買,9天后,2780萬港幣賣給百利,9天竟■升了4.5倍。

    1993年1月14日是他們的最后一次交易。即使是最后一次,“合作伙伴”也沒有手軟。雅鉅以5800萬港幣買入的土地同天就以6800萬的價格賣給百利。所有這20塊土地買完后,百利公司共斥資5.1億港幣,平均價格是每平方英尺185港幣,這筆錢或者是由農業銀行直接支付,或者通過其下屬公司支付。而實際上,雅鉅對應的數字是1.5億港幣、每平方英尺30﹏80港幣的低價。

    在陳繼杰與其女友兼生意合伙人陳奕詩的默契合作下,他們從左口袋里掏出1.5億,從右口袋里進了5.1億。可以說,不費一槍一彈,就從農行這邊“賺”得3.6億港幣。控方指出,這巨大利潤的惟一原因就是欺詐。這筆錢的最終去向,陳奕詩分得830萬港幣,其他三名被告分別分得40萬至400萬港幣不等。而大部分則落入陳繼杰之手,同他一起下落不明。

    從1992年底,百利公司數次申請開發土地,但未果。幾次申請失敗后,銀行向香港有關方面投訴。這樁土地交易案開始引起廉政公署注意。目前情況是,農業銀行擁有的百利公司仍是米埔這塊地的所有者。但它們仍然是10年前的狀況——一塊幾乎廢■不用的舊魚塘。廉政公署的材料特別指出,“關鍵之處在于,這幾位被告是故意不誠實行為,這是區別普通商業交易與犯罪行為的所在”。

    其實受害者還不止農行佛山分行這一家。來自大陸的另一家投資者也掉進了這個陷阱。佛山第二輕工業供銷公司下屬一家名為“華達”的股份公司也以同樣方式誤入歧途。他們從銀行借得1.4億港幣投資到該“項目”中,擁有10%股權。4月27日,記者根據查號臺提供的電話打到佛山第二輕工業供銷公司,接電話的人努力用普通話告訴記者,這家國營公司已經倒閉,華達公司也因為經營效益問題“早就解散”了。于是這筆債務記者不知再找何人詢問。

    美女、政客與銀行家

    目前,前“亞洲小姐”陳奕詩被列為第一被告。控方證詞上,有許多證據證明陳奕詩知曉并參與這樁土地交易案的整個過程。

    在內地,陳奕詩這個名字好像并不為很多人熟知。據報道,陳奕詩在十多年前因參加香港亞視舉辦的“亞洲小姐”選美,進入三甲之列,從此走紅并進入香港影視圈。記者在網上搜索,除發現某年其“與利智大斗性感”的報道外,更多是近來涉嫌官司之事。1999年,香港某媒體發表《陳奕詩官司纏身仍好富貴》文章。報道說,有官司在身的陳奕詩,大家想當然以為她仍困擾,但記者追蹤發現,她“富貴如昔,仍過著奢華的生活”。陳奕詩當時在港主持性熱線節目,被發現“出入高級發屋,佩戴的更是最新款的名牌手表”。據報道,被一些媒體稱為“過氣亞姐”的陳奕詩后來由演藝界向商界發展。

    也許是在這個過程中,她結識了陳繼杰。倆人如何相識并“攜手”闖商界,更多內情目前不為人知。

    在網上搜尋“陳繼杰”這個名字,有一個特別有趣的現象:作為主角,陳繼杰同時出現在“澳門名人”和“廉政公署通緝人士”的網站上。在“澳門名人”的網頁上,關于“名人”陳繼杰是這樣介紹的:“澳門立法會議員,澳門繼杰國際集團、遠東(泰國)集團總裁,澳門海南同鄉總會會長。”陳繼杰祖籍海南,生于泰籍華裔家庭,在廣州接受中小學教育,畢業后到港澳發展。歷任澳門地產商會會長。1994年9月當選為澳門海南同鄉總會會長。是第九屆全國政協委員(特邀)。1992年被葡萄牙王室授予“聖佐治騎士司令爵士”爵位,陳繼杰這個名字今年3月仍出現在全國政協第九屆全國委員會委員名單里。

    一篇文章說,生于1950年的陳繼杰原名趙河暢,原是海南省人,80年代初移民澳門。報道稱早年的陳繼杰沉溺于賭博,有“爛賭二”之稱。1988年他洗心革面,到泰國靠發展房地產起家,后又返回澳門發展,并成立繼杰國際公司。1996年,陳繼杰被選為澳門立法會委員,1997年兼任全國政協委員。

    陳繼杰從聲名顯赫的“政商名流”到“廉政公署通緝人員”的逆轉,是從震驚香港的“廣南案”開始的。

    1998年11月,當時由廣東省委任的粵企財務顧問高盛發現廣南集團賬目有問題。次年年初,“廣南事件”爆發,集團向外公布1998年虧損額為35億元,資不抵債13億元。由于涉及金額龐大,香港廉政公署不得不介入調查。經過一年調查,當時陳繼杰與廣南一名工作人員合謀以欺詐手法安排廣南申請信用證以套取現金。他們偽造虛假文件,向包括中行香港分行在內的香港幾家銀行申請到1390萬美元,但陳繼杰其后未將款項歸還廣南,廣南損失了1.18億港幣。

    據從北京前往香港某銀行工作的沈先生介紹,中資機構內外勾結犯罪,以廣南集團詐騙案(廣南案)最為觸目驚心,涉及款項高達二十多億元,成為在港中資公司最大的一起詐騙案。廣南集團是隸屬于廣東省以食品、畜牧產品進出口為主業的公司,因為與香港、澳門地區居民的日常生活關系密切,另外案件涉及集團整個管理層以及全國政協委員、影視名人等,所以這起內外勾結的貪污、詐騙案,在香港引起不小轟動,由此也引發當時香港輿論對于中資機構的一些質疑。

    當時審理案件的香港方面指出,“廣南案”是一起精心策劃的詐騙勾當。發現案件牽連的高層人士相當廣泛,先后起訴25人。但是作為4名主要涉案人員之一,陳繼杰■逃,目前仍在廉政公署的通緝名單之列。一度與陳繼杰合作做生意的影視名人陳奕詩與其母也曾因牽涉此案,被廉政公署拘控。

    這一次,陳奕詩母女再次因涉嫌詐騙中國農業銀行3億多港幣而成為被告。這樁案子曾于2001年7月開審,據香港《明報》報道,“當時控方大律師向高等法院法官翟克信表示,中國農業銀行前行長陳俊逸是案中重要證人,他可以提供資料證明與在逃被告陳繼杰合作投資一事。但廉政公署于6月收到陳俊逸的信件表示自己身體不適,擔心難以出庭作證,之后廉政公署多次聯絡陳俊逸都不成功,因此控方要求將案件押后,以追查陳俊逸下落”。

    廉政公署給記者提供的資料里有這樣一段話:“為什么農業銀行控制的百利公司會以這么高的價錢購買?正如大多數被騙案一樣,這是因為他們給欺詐者太多的信任。”或許農行方面的考慮是,陳繼杰握有百利公司25%的股份,所以他不會做有損于百利公司利益之事。

    廉政公署最初調查過銀行工作人員是否涉嫌受賄,但尚沒有證據表明這一點。廉政公署提供的控詞特別提出,在這樁有詐騙嫌疑的土地交易中,“任何一筆都沒有一個獨立的土地評估師或勘測員參與”,農行其他工作人員因為“礙于陳俊逸的資歷”,也沒有及時發現問題。換言之,我們不知能否得出這樣的結論:其實銀行方面當初是有很多選擇可以“識破”這個陷阱,這個選擇不需要更高的智商,只需要規範的管理和負責任的態度。

    記者打電話到中國農業銀行欲了解此事,一位工作人員說:“案子好幾年了,我們一直在按中紀委的要求查。”記者又打電話到佛山分行,該行工作人員告知陳俊逸在1992年已退休,至于銀行方面對陳是否有過調查、誰該對3.6億港幣的損失負責,他們認為應該由佛山分行的管理者——中國農業銀行廣東分行來回答。在找到廣東分行的有關部門后,一位女同志表示知道此事,但一再表示“不太好說”。而另一位在廉政公署資料里提及的姓黃的當事人,因為“現在還在分行工作”,所以“不能跟你多說什么,太不好說了”。

】【打印文章】【關閉窗口

 
  

 

 下一篇:

難明真相所有證人推翻口供 一離奇“強奸”案撲朔迷離
 

網站簡介 會員注冊 廣告服務 幫助信息 版權聲明 主編信箱

青島日報社/青島新聞網 版權所有 電話:86-532-2865859轉3059 傳真:(0532)2967606